《寄生虫》剪辑师专访丨如何让紧张感最大化
头条

2020-01-19 00:00:00

在奉俊昊强大的分镜设计之下,努力寻找发挥创意的空间。


在刚刚公布的92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中,《寄生虫》收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最佳美术指导和最佳剪辑六项重量级奖项的提名。无论最终获奖与否,这都是韩国电影在奥斯卡的史诗级胜利。



相信这部2019年全亚洲最火热(或者全世界最火热)的电影,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还将制造更多话题。所有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一定会向朋友推荐,因为不管喜不喜欢,它已经是影迷必看影片。

 

但如果你要向朋友描述这部电影的类型,恐怕会有很大的困难。你可以说它是惊悚片,也可以说它是黑色喜剧(或者悲剧?),还可以说它是讽刺剧。它是一部把阶级冲突变成诡诈的复仇故事的艺术电影。它还是一部关于“上层”和“下层”颠倒互换的故事。


《寄生虫》冲奥海报,“镜像对称”中穷人和富人对换了位置,完美诠释了影片所借鉴的“誊印法”。


总之,《寄生虫》是2019年世界影坛的一颗重磅炸弹。这部韩国电影在美国创下了外语片上映首周末的票房纪录,同时它的全球票房超过了1亿美元(票房大粮仓中国大陆还待上映)。当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在正视经济不平等和社会流动性的时候,《寄生虫》却触动了人们被麻痹的神经。奉俊昊完美掌握了这种形式——迷人的、细致的构图和黑色幽默感只是他用来消解观众预期的一种手段

 

在这部充满阴谋诡计的影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诡计是它在叙事上的紧张与恐惧的升级。No Film School采访了本片的剪辑师杨劲(Yang Jin-mo,剪辑代表作《寄生虫》《釜山行》《雪国列车》),讨论他和奉俊昊是如何巧妙处理这部电影如刀片般犀利的节奏和其他细节的。(之前我们翻译过一篇奉俊昊导演的采访


杨劲莫 IMDB介绍页面


作者:艾米莉·布德 Emily Buder
编译:拍电影网Pmovie
原址:https://nofilmschool.com/parasite-editor-interview

《寄生虫》剪辑师专访

Q:读剧本时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杨:我很高兴奉俊昊导演以《寄生虫》一片重回韩国电影界(在《玉子》和《雪国列车》这两部“美国电影”之后)。当然,这次的剧本跟他之前的作品很相似,但我明确感觉他变成了一位纯粹的故事讲述者。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如何把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元素融入进一个故事。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原始性的剧本。

 

Q:在剪辑的前期设想中关注的是什么?

 

杨:故事主要讲述了三个家庭和他们相遇时的情景。随着故事的发展,他们的关系变得错综复杂。你可以看到不断的转折、转折,然后就在你感觉故事的矛盾已经差不多被解决掉的时候,全部又被推翻了。我关心的是这三个不同的家庭是如何有机地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的。(我想)在不过度渲染的情况下有效地把这些表达出来。



“奉俊昊导演本身就是一位非常熟练的剪辑师,一旦开始写剧本,他的大脑就开始剪辑了。”

 

Q:当您第一次与奉俊昊讨论类型元素和剪辑方法时,有什么样的对话?

 

杨:当我们第一次为《寄生虫》而碰面交流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提这部电影是如何将不同类型的元素融合在一起,以及剪辑起来会有多么困难的。我们的谈话比较笼统。他问了我很多关于剧本的问题,比如说某个角色的发展缺少了哪些部分,哪些角色最吸引人。总的来说,我们主要讨论的是角色的问题。

 

Q:这部影片的紧张感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您是如何巧妙地处理节奏的?

 

杨:影片的结构、叙事方法,以及紧张感的升级,其实在剧本和故事板(分镜)阶段就差不多设定好了。奉俊昊导演本身就是一位非常熟练的剪辑师,我想一旦他开始写剧本,他的大脑就开始剪辑了。所以在剪辑之前,他在制作故事板时就已经确定好了场景。比如,在他的故事板中,有时会设定得非常清楚哪些场景应该交叉剪辑。

 

所以在剪辑室里,我们要做只是把原先建构出的张力最大化。这涉及到一个镜头要留多长,或者如何强调一个特定角色的表达等问题。这些微小的细节都是在剪辑室里完成的。

 

通常我在剪其他电影的时候,会很注重该省略哪些部分、删除哪些镜头。但在剪《寄生虫》时,我更注重的是找到更好的镜头或更好的剪辑点。这是我花费最大心力的地方,以此保证紧张感贯穿电影始终。

 

 

“奉俊昊导演不拍coverage。所以如果在剪辑室里发现哪些镜头出了问题,我们就会把不同的镜头拼在一起,做成一个镜头样子。


Q:奉俊昊的故事板具体怎么影响您的剪辑流程?

 

杨:当我走进剪辑室的时候,一开始会先看故事板。但真正进入到剪辑阶段时,我就不看了,因为怕思维被图纸上的东西束缚住。作为一名剪辑师,我的工作就是在一切元素都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做出最好的选择。所以在剪辑后期我尽量不去看故事板,这样才可以把我的个人风格加入到影片之中。

 

奉俊昊导演拍摄的镜头,几乎和他的故事板一模一样。不过在电影里,就跟生活一样,并不是所有的计划都能实现,有些镜头确实没法跟他原先构想的一模一样。但对我来说,剪辑这些段落恰恰最有趣的


Q:方便描述一个没有按照计划拍摄的片段吗?

 

杨:要说特例镜头,那有太多可以提的了。我举个例子,比如洪水泛滥那场戏,杰西卡站在马桶上,马桶正在喷出污水……整个场景是和富人的前管家在马桶上呕吐的场景交叉剪辑的。但在实际拍摄时,最初并没有打算让它们交叉进行。本来应该是先看到洪水,然后再看到地下室的前管家。但是当我们在剪辑的时候,奉俊昊导演问我,我们可以怎么做来让它看起来更自然。于是我就开始把这两个场景交叉剪辑了。所以在影片中,观众看到前管家在马桶上呕吐,紧接着就看到杰西卡站在马桶上,就好像前管家是在杰西卡家的地下室里呕吐一样。


 

“我能料到韩国观众会很喜欢这部电影,但我从没想过它会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

 

Q:奉俊昊似乎不太喜欢传统的coverage例如,他不是通过反拍的方式来掩盖对话,而是在人物对话之间切换。这是一种令人头晕目眩的效果。作为一名剪辑师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小贴士:

多机保全(coverage)拍摄方案有两层意思:一是保全整场戏拍到足够的镜头(cover the scene),二是保全整场戏能够顺利剪辑为成片,掩盖在拍摄中的错误决定(cover your ass)——引自后浪即将出版的《首次拍片别搞砸》(暂定名)


与之相对的是Shot by Shot Style(逐镜设计),就是实先精细设计好每个镜头的机位,一段内容只拍一个角度,拍出的镜头就基本确定了剪辑顺序。


欲了解更多镜头设计知识可阅读《电影镜头设计》


杨:拍《寄生虫》的时候,确实没有coverage。奉俊昊导演甚至不拍主镜头。因此,如果一个镜头在剪辑室里不能用,我们就把不同的镜头缝合在一起,做成一个镜头的样子。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完善剪切时机和节奏。


Q:我们来谈谈最后聚会的场景,也就是电影的高潮部分。我相信在那里一定做了一些有趣的剪辑处理。

 

杨:这场戏几乎非常完美地按照故事板拍摄而成,但一处是例外。


贯穿整部电影,一个重要的主题是“越界。在派对那场戏里,原本在故事板和原始剧本中,我们可以看到戴着美国土著头饰的金基泽(宋康昊饰)和朴先生(李善均饰)躲在一起,他们在混乱开始前有一段对话。在剧本和故事板中的设定中,有一刻是金基泽闻到了朴先生身上的味道,这是他真正“越界的关键时刻。



但我们在剪辑的时候,删掉了这个段落。因为奉俊昊导演跟我们说了很多关于如何让观众理解基泽性情突变的那一时刻。在整部影片中,尤其是最后部分,观众会看到他的怒气越来越大,然后一切都在派对中爆发了。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让观众同情和理解这个角色的大转变呢?

 

如果我们按照最初的剧本和故事板来剪,也即基泽闻到了朴先生的味道,那么观众感觉到的紧张情绪反而会瞬间消失。因此,我们决定让金基泽和朴先生的谈话更加紧张,就是让他们只用眼睛来结束对话。他们什么都不说,然后穿过整个派对现场,接着混乱发生。



Q:这部电影在美国大获成功有没有让您感到惊讶

 

杨:我非常惊讶,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说实话,我能料到韩国观众会很喜欢这部电影,但我从没想过它会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其实都很合理。因为这个故事适用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只不过我们拍制作的时候,没想到它会如此成功。

 

《寄生虫》的故事其实有很多韩国本土的细节,但我认为它所表达的情感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无论你的阶级是“金家”还是“朴家”,都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在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你不会站在某个特定角色的一边。很难说谁是受害者、谁是作恶者,因为每个人都同时是受害者和作恶者。想到我们在社会上所经历的种种,我会觉得有很多东西都值得人们同情和理解。

 

当然,还有很多娱乐成分,来自奉俊昊导演在细节上的幽默感,我想观众是有享受到的。


延伸阅读:

奉俊昊谈《寄生虫》《寄生虫》制片人专访

《杀人回忆》拉片奉俊昊谈《雪国列车》


韩版《寄生虫》剧本+分镜


如若期待中文版
欢迎激情点赞、留言暗示
让我们隔壁部门看到大家的热情! 
P.S.可能会根据热情程度考虑专设福利哦





END.

投稿/合作:pmovie-learn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片大全在线观看